经观头条|光伏行业重启淘汰赛

发布时间: 2024-07-06 21:32:53 发布者:企业新闻

  产能过剩、价格下探、裁员传闻2023年上半年,整个光伏行业还在热火朝天地扩产、招贤纳士,不到一年时间,行业便奏响了“冰与火之歌”。2024年开局,光伏行业迎来新一轮洗牌。

  2023年12月下旬,在华东地区某光伏头部企业任职的周林,未能获得转正的机会。

  周林清晰地记得,2023年6月,虽然光伏行业在热议产能过剩的线.SH)等行业巨头纷纷豪掷百亿元逆势扩产,不少公司进行了大规模招聘,进行人员储备,整个行业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场景。周林于6月底通过社会招聘,入职前述光伏企业。

  不到半年时间,“变盘”来得太快,让周林始料未及。从2023年11月份开始,其所在企业因为产能过剩以及光伏组件价格大大下跌等原因开始裁员。一些已经入职并未转正的员工以及部分应届毕业生,在转正前被通知未获得转正。此外,一些即将入职的新人,被通知等待消息。

  作为一名供应链计划经理,周林拥有世界500强企业的工作经验,未曾想赶上了整个行业的收缩期。在这家公司工作了近6个月的周林,于转正前被谈话协商,与公司解了约。

  从2023年12月份开始,光伏行业大规模裁员的传言四起。经济观察报记者多方采访发现,部分光伏电池和组件企业确实存在招聘收紧及裁员的情况。与此同时,整个行业面临产能过剩加剧、光伏组件价格跌破1元/瓦的重要心理关口等现实困境。

  不仅如此,部分在2022年左右高调跨界光伏的上市公司,在如今的形势下黯然退场。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仅2023年下半年以来,近10家上市企业终止了光伏相关的项目或融资计划,如皇氏集团(002329.SZ)、正邦科技(002157.SZ)、江苏阳光(600220.SH)等。

  近日,隆基绿能总裁李振国表示,光伏行业已经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接下来的两到三年,中国一半以上的光伏行业制造商可能被迫退出市场。隆基的策略是不领先不扩产,既然TOPCon(一种光伏电池的技术路线)注定没什么大的空间,就在下一站提前布防。

  从中国光伏市场发展的历史来看,2013年、2018年、2023年,光伏产业似乎难逃5年周期的“魔咒”。2023年年中,各大光伏企业还在地方政府的助力下,开启扩产千亿光伏战;2024年,中国光伏市场就伴随着行业产能过剩、价格下探、低价出清等,进入新一轮行业“大拐点”并开始重启淘汰赛。

  “晶澳裁员15%”“晶科能源计划裁员20%,先从财管等后台方面优化”“隆基绿能要裁员1万人,其中应届生无补偿被快速淘汰”裁员传闻因一张网络截图在光伏圈广为流传。

  记者就裁员传闻向多家光伏头部企业求证,并获得了回应。2024年1月2日,隆基绿能相关人士表示,产能竞争加剧,对降本增效提出更高要求,企业会加快更高自动化的生产,不断通过数字化营销和数字化生产工具,实现大数据下的以销定采、以销定产。

  此外,隆基绿能董秘部门也对外回应称,市场变化很大,企业会根据经营情况、市场环境变化和未来产业结构调整,做相应的资源分配。

  晶澳科技董办相关人士表示,目前,晶澳的生产经营情况正常,未发生优化员工或裁员的情况。其次,光伏产业是一个周期性的,受政策、市场需求和技术发展影响的行业,光伏行业出现阶段性、结构性产能过剩和优化员工的情况可能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企业的可持续发展需要结合宏观经济形势、行业发展和企业的自身情况作出合适的决策,每家企业都会根据市场动态和技术发展趋势,合理规划产能布局和员工培养,以应对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

  2024年1月3日,通威股份相关人士回复记者表示,公司没有裁员的情况。目前来讲,在市场经济下,任何一个行业产业正常的发展,大多是从发现需求到最后平衡需求,因此短期阶段性的产能过剩是非常正常的一个现象。

  爱旭股份也回复称,目前公司关于产能调整还没有制定新的方案,现在一切正常,同时也没有大面积裁员的情况。

  东方日升表示,目前公司人员包括排产没有太大的变化。公司一向的经营准则是以销定产,会根据销售的量来定公司的产能。

  2023年12月份,TCL中环在回复投资者时表示,公司根据上游材料供应与价格走势、下游需求、行业库存及订单情况合理排产,库存水平控制在健康合理区间。目前公司无大面积裁员情况,生产经营一切正常。

  尽管多家头部企业对大规模裁员予以公开否认,不过,一位头部光伏企业人士告诉记者,其注意到光伏行业不少企业已经进行了裁员,对产能规划等及时调整。

  以应届毕业生身份入职一家光伏企业的李栋,曾经因为进入这个蓬勃发展的行业而感到幸运。彼时,其所在生产基地招聘了一大批储备员工。不过,伴随着2023年下半年以来光伏行业的产能过剩与竞争加剧,企业的成本过大,开始进行员工优化调整。他越来越有危机感。在工作5个多月后即将转正时,被公司通知希望其主动离职。李栋发现,当时校招的应届毕业生,到12月时开始陆续离职或者被辞退。如今,这一生产基地已经大规模减产。李栋所在的2023届毕业生招聘的微信群也已经解散。

  1月4日,上述头部光伏企业人士告诉记者,2023年,在地方政府等资金的加码下,光伏企业“赶鸭子”扩产,尤其是跨界进入光伏的企业,并没有技术积累,也没有市场积累,现在部分企业已经停产或者倒闭。

  作为供应链计划经理,周林也了解到,当下全球经济并不好,光伏产品客户也不会花很贵的钱去买光伏产品。而且光伏产品技术迭代比较快,光伏企业不停推出新产品,会导致部分代理商有一些旧产品库存还没有清掉,进一步加剧产能过剩局面。此外,因为供大于需,大量光伏企业扩产后出现产品过剩。而且过去几年,不少企业跨界进入光伏行业,光伏技术壁垒相对没那么强,也加剧了产能过剩。

  2023年11月28日,广东省能源集团新疆有限公司对外公布了最新的2023年组件采购项目招标情况。其中晶科能源、隆基绿能、晶澳科技、一道新能分别中标候选,能源一号测算发现,此次中标候选方的综合单价为0.95275元/瓦。一道新能给出了0.938元/瓦的最低价,并且与晶科能源一同成为第一中标人。

  光伏组件不足1元/瓦的价格,相较于2023年初1.8元/瓦至1.9元/瓦的水平已近腰斩。

  隆基中国地区部总裁刘玉玺在亚太电协大会上表示,价格下跌已经形成恐慌现象。光伏组件的产品价格本身已经非常低,跌破1元/瓦意味着完全跌破了成本价。2023年价格的下降超出预期,在产能过剩、低价竞争双重压力下,光伏市场正面临制造业寒冬。

  东方日升相关人士表示,组件价格如果继续下降,对任何一家光伏公司来说,都是不太可能接受的,部分企业可能已经跌到成本价了,企业卖东西肯定是奔着挣钱去的,所以当下光伏行业正处于技术快速迭代阶段,会进一步加速行业的洗牌,如果说能撑过这段时间,之后几年可能会有更好的发展。

  上述晶澳科技相关人士透露,当下光伏行业确实面临一些挑战。目前的光伏行业产能过剩属于阶段性、结构性过剩,在光伏发展的20多年中,产能过剩属于常态。

  回顾2023年全年,按照前复权口径统计,晶科能源的股价下跌39.10%、晶澳科技的股价下跌51.51%、通威股份的股价下跌29.72%、天合光能的股价下跌54.75%、隆基绿能的股价下跌45.07%。

  根据国家能源局数据,我国2023年前11个月光伏新增装机163.88GW,同比增长149.4%。预计2024年全球光伏新增装机量的中性预期为474GW,同比增长16%,与2023年59%的增速相比,增幅明显放缓。

  而2023年上半年,光伏行业掀起扩产潮,行业头部企业纷纷投资百亿加码一体化产能。在光伏巨头扩产背后,地方政府作为合作方的身影频频出现,对发展光伏产业非常支持。

  2023年6月左右,隆基绿能与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达成意向,扩产项目预计投资额约125亿元;通威股份与成都市双流区合作扩产项目预计投资105亿元;晶澳科技与鄂尔多斯高新区合作拟斥资60.2亿元进行扩产;晶科能源与山西转型综合改革示范区管理委员会合作扩产项目总投资约560亿元。有光伏行业人士透露,彼时,地方政府对光伏企业扩产的服务非常到位,出地、出厂房、出优惠政策,企业可以说是带上生产线“拎包入住”。

  上述头部企业人士向记者表示,在双碳政策刺激下,光伏新能源产业属于国家大力发展方向,但是由于产能过剩加剧,行业企业也开始调整大规模扩张的步伐。

  从数据层面看,Topcon对PERC(全反型钢骨架基层铺设太阳能板电池组件)的产能正在逐步替代。中邮证券研报显示,在产品结构性方面:N型组件招标占比快速提升,将成为2024年国内集中式装机主流产品。2023年初以来,N型组件招标占比快速提升,由年初的20%左右提升至11月的60%,四季度以来能源央企的集采项目,N型组件采购占比普遍达到70%以上。

  上述通威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先进的产能是不会过剩的,其对公司的一些先进产品和先进产能非常有信心。另外,公司也是基于对未来行业需求的长期看好,会做出相应的战略部署。

  上述晶澳科技相关人士分析认为,本次行业关注到的产能过剩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机构统计产能增速远大于需求增速,但光伏各环节的产能是一个动态数据,未考虑落后产能的淘汰和规划产能的实际落地情况;二是上游原材料价格快速大幅度下滑叠加各环节的产能扩张带来的竞争压力造成组件价格的非理性下跌;三是当前光伏行业的某些落后组件库存处于主动去库阶段。从这些角度看,通过合理的规划和调控,促进行业良性竞争,才能实现光伏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在隆基绿能董事长钟宝申看来,当下行业产能过剩的现象,总体来看还是过度投资导致的。过去18年,我们建设了380GW的电池和组件产能,最近我们花了18个月却建设了380GW的一体化产能。现在18个月和过去18年建的产能是一样多的。实际比这个还严重:过去18个月行业建设了450GW的一体化产能,远超出380GW。这样整个市场的供给大大超出了需求的增加,为了争夺生存空间,企业要找一切的机会,这必然带来惨烈的价格竞争。

  进入2024年,当光伏巨头苦熬之时,中小光伏企业或者近两年跨界入局者,面临新一轮洗牌。

  2022年左右,光伏行业蓬勃发展,不少企业跨界进入光伏领域,希望分一杯羹。据不完全统计,仅2022年,就有数十家企业跨界光伏,包括皇氏集团、正邦科技、江苏阳光等。例如2022年8月,皇氏集团披露,签署年产20GWTOPCon电池项目,并设立安徽绿能作为投资主体,项目计划投资约100亿元。

  比如,2023年10月,皇氏集团宣布,转让安徽皇氏绿能科技有限公司80%股权,并注销旗下控股孙公司皇氏晶华(广西)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退出光伏板块,回归公司主业。

  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皇氏集团表示,考虑到TOPCon电池属于重资产投入,后续仍需投入较大资金,且当前行业竞争激烈,公司决定将有限的资源投入到保障公司未来持续发展的核心主业上,因此对原项目投资作出相应调整。

  此外,2023年11月,金刚光伏(300093.SZ)综合考虑公司实际情况和资本市场及相关政策变化因素,决定终止2023年度向特定对象发行A股股票事项,该公司原拟定增募资不超过20亿元,用于投资年产4.8GW高效异质结电池及1.2GW组件项目等。

  “撤退”的还有通信企业奥维通信(002231.SZ)。2023年1月,奥维通信发布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拟通过与上海熵熠组建合资公司,投资建设5GW高效异质结太阳能电池及组件项目。到了6月便决定终止该项重大资产重组计划。

  此外,乾景园林(603778.SH)终止光伏项目定增;乐通股份决定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大幅减少对HJT电池项目的投资规模

  谈及行业现状,钟宝申认为,2024年光伏行业产能过剩、价格下探、低价出清,一些光伏企业会被淘汰出局,参与者将减少,企业活下来是第一要务。企业要高筑墙、广积粮,保持现金流,通过持续的创新投入、差异化的产品策略、组织结构的优化、组织能力的提升等建立企业的护城河,同时,不要在意一城一池的得失,光伏是一场真正的马拉松,只有新技术、新产品才能走进新的繁荣周期。

  上述晶澳科技相关人士认为,在行业调整期,拥有核心技术和市场竞争力的企业将更容易渡过难关。

  1月4日,华东某头部光伏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部分企业在产能扩张的步伐上已经有所放缓,通过更好的现金储备来熬过寒冬。他所在企业,相对比较进取,一方面是进一步扩大技术的领先性优势;另一方面持续推动海外产能一体化供应,扩大利润来源。

  相较之下,隆基采取了相对“收缩”的战略,比如“精兵简政”、足够的技术储备等策略调整。

  上述隆基绿能相关人士透露,当下形势对企业降本增效提出更高要求。比如,企业会加快自动化生产,光伏正在从劳动密集型向5G生产等智能化生产转变,通过数字化营销和数字化生产工具,实现大数据下的以销定采、以销定产。

  对于2024年产能过剩阶段会持续多久,上述晶澳的人说,这取决于市场需求、政策调整和技术进步等多方面因素。展望2024年,根据标普(S&PGlobal)预测,2024年全球装机中性预测468GW,乐观预测533GW,GW级国家数量从2023年的36个增长到2024年的40个。预计当前非理性组件价格水平对下游项目开发端的投资动机和项目收益率将更加有利,有机会进一步刺激市场需求。对比供需看,随着落后产能陆续退出,欧洲库存逐步消化,全球市场需求的进一步增长,供需关系有望逐步回归合理水平。可以看到未来市场需求还是在增长,但相较于2023年度装机量基数较大,相对而言增速放缓,但新增装机量绝对数很大。

  上述头部光伏企业的人说,每个行业都有周期。光伏行业是“高度技术密集型+资金密集型”的行业,需要快速技术更迭,实现新技术产业化,赚快钱的时代必然一去不返,科技型企业竞争需要的是耐心成本。

Copyright © Kaiyun主页_kaiyun全站app登录入口_云开全站APPkaiyun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鲁ICP备20010583号-1 网站地图